女翼装飞行员失联背后:这项小众极限运动危险而严苛

女翼装飞行员失联背后:这项小众极限运动危险而严苛
原标题:女翼装飞行员失联背后:这项小众极限运动危险而严苛低空翼装跳伞。 东方IC 资料图 张家界天门山景区今日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关于5·12女翼装飞行员失联情况通报》。 《通报》称,2020年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上午11点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随即摄制组和天门山景区调动了两架直升机和多架无人机进行地毯式搜寻,但 因为失联者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截至目前,尚未搜寻到失联对象。 这是一个让人揪心的消息,距离失踪发生已经接近100个小时,失踪人员是否生还是一个未知数,但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可以肯定,即便失踪人员健在,她的处境也将愈发危险。 当下这起事件让“翼装飞行”这项小众的极限运动又一次进入了普通大众的视野。 所谓翼装飞行,是指运动员从高处(比如山谷、高楼、大桥、飞机 等等)跳下后,借助身上穿戴的翼膜结构的翼装进行滑翔,飞行过程中运动员需要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进行无动力的空中飞行,其下落最大速度每小时50公里,前进速度可达每小时200公里以上(最高时速289公里/小时)。直至达到安全极限高度(跳伞高度越低越危险),运动员才打开降落伞着陆。翼装飞行资料图(以下同) 听上去,这就是一个让人感到惊心动魄的运动。值得一提的是,翼装飞行也分低空翼装跳伞和高空翼装跳伞,第一个将翼装飞行运动带到中国的徐凯接受采访曾表示: “普通人经过一些训练其实都可以体验高空翼装跳伞,从4000米高空的飞机上降落安全系数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然而 低空翼装跳伞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由于海拔较低,低空翼装跳伞的死亡率和伤害率比从飞机高空跳伞高出43倍,此外,滑翔过程中撞上悬崖山峦等障碍物也异常危险。 一个叫作“Blinc Magazine”的低空跳伞爱好者论坛就附带了一张死亡名单,名单记载,从1981至2019年,有373名人因低空跳伞遇难。另有资料显示,该项运动初期,死亡率一度达到30%。 了解了这一切,你恐怕会清楚,翼装飞行是一个属于勇敢者的游戏,稍有不慎,就会给运动员造成生命危险。 所以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翼装飞行员并不简单。国内著名的职业翼装飞行员张树鹏在接受《一条》采访时曾透露, 一般初学者要先学高空跳伞,然后到高空翼装飞行,再进入危险性高、难度大的低空跳伞、低空翼装飞行的训练,要累积至少500次的飞行经验。 而据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得知,以极限运动开展多年的美国来说, 翼装飞行者在学习翼装飞行的规定也特别严苛,美国跳伞协会规定,学习翼装飞行前,还必须要有200次以上的高空跳伞经历,还需要通过安全课程和理论考试测评。 翼装飞行对于场地的要求也比较严格,以山体为例,需要找到相对高度600米以上的山,垂直的悬崖至少有300米。 事实上,此番这位女翼装飞行员失踪的张家界天门山就一直是翼装飞行者乐此不疲的圣地。这里举办过很多大型比赛,也有国内外职业选手来这里安排训练,不过2013年匈牙利翼装飞行冠军维克多·科瓦茨就在这里举行的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试飞中不幸坠落遇难,2017年加拿大运动员格雷厄姆·迪金森在独自训练中同样意外坠落丧生…… 很显然,这里对于翼装飞行者是一个具有挑战的场地,但也正如徐凯所说: “这是是一个好场地,就翼装飞行人员而言,其实风险是可控的 ,就像飞行员开飞机一样。” 一定程度上,职业运动员发生意外都存在一些特殊的原因 ,比如当年维克多·科瓦茨对于地形还不太熟悉,但第一次试飞就增加了技巧难度、存在判断失误。 除了拥有丰富经验的职业运动员外,必须承认,很多翼装飞行的实践者并没有经过严格的培训、拿到相关的资格认证( 在欧美或者翼装飞行资格和拿驾照类似,需要经过拥有资质的培训中心培训 ),他们被称为“野飞者”,也正 因为“野飞者”数量众多,无法被严格管理,很大程度提高了翼装飞行的死亡率,毕竟这项运动面临着太多复杂的情况。 “Blinc Magazine”论坛那份覆盖了1981年到2012年的资料显示,定点跳伞和翼装飞行遇难者的死亡原因其实各不相同,有80人因未能打开降落伞死亡,其中有60人死于身体遭受障碍物撞击,19人死于降落伞伞盖的撞击,还有17人死于绳索的缠绕扭曲, 其间,甚至有人死于落水后的溺亡,这个比例占到3%,死于从悬崖上失足滑落的人也有3%,还有0.5%的人匪夷所思地撞上电线触电身亡,至于偏离航向,占据8%。 许多人预计实际数字会更高,因为媒体对事故的后续报道并不完整。 简而言之,翼装飞行的过程中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扰,天气和地理环境的影响、操作的失误、降落点的偏差……而这一切都有可能给飞行员带来可怕的生命威胁。 目前失踪的这位女飞行员根据资料介绍,是一位天津籍24岁的女大学生,飞行经验丰富,虽然目前依然没有寻找到她的下落,不过也有景区村民反映,看到过开伞坠落,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她偏离既定路线继而坠落失踪以及为何没有携带GPS设备,目前尚无定论。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